首页 玄幻 我在原始部落当神仙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爆发

  入夜,鲟鱼酋长将他的盟友们召集到了一块。

  “我已经跟某位大人商量好了,明晚就是我们偷袭鲟鱼他们的机会!”

  此话一出,引起不小的骚动。

  “会不会太早了一些,我们现在实力虽然不错,但应该不是他们的对手。”

  “是啊,对方还有上龙部落压阵,我们恐怕很难能得到好处。”

  “要不再等等看看?”

  “我觉得也不急在一时,反正我们现在自保应该没问题了。”

  说话的人虽然杂七杂八,但表达的意思却出奇的一致。

  现在不适合偷袭他们。

  鲟鱼酋长露出自信的笑容。

  “你们还不知道吧,现在他们已经起了内讧,就连崖蜥酋长都换了好几个了。”

  “还有你们担心的上龙酋长,也被崖蜥酋长给宰了。”

  “而且据我所知,他们族中的高手都在内耗中死了个差不多了。”

  “现在!正是我们一举把他们拿下的好机会!”

  盟友们满脸震惊的看着鲟鱼酋长。

  万没想到他的手段竟然如此厉害。

  不声不响竟然把对方给削弱了这么多。

  如果这样再拿不下对方的话,那他们也不用结盟了!

  杀人正当时!

  好好休整了一天。

  鲟鱼酋长忍住澎湃的心情,静静等着夜幕的降临。

  而他的对手们,同样在焦急的等待着。

  不过他们等的是林浩。

  计划中,林浩应该很快就能把沧龙酋长的命令传来。

  但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

  难道出事了?

  不会的。

  有那位大人给担保,绝不会出事的!

  两位酋长一遍一遍安慰着自己。

  殊不知自己已经大祸临头。

  黑暗席卷大地,月黑风高。

  林浩跟林星两人,在远离沧龙部落的海边吹着海风。

  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如果他俩所料不差,现在的沧龙部落应该已经开始流血了。

  当鲟鱼酋长带着盟友们偷袭完第一个部落时。

  这个部落甚至没来得及想周围的盟友求救,就被灭族了。

  这些人彼此之间本就有仇怨,此次下手更是毫不容情。

  第一次偷袭得手,更让鲟鱼酋长坚定了林浩给他的情报。

  对手们果然因为内讧,实力大大受损,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没来得及打扫战场,鲟鱼酋长带着人赶往下一个部落。

  这个部落更倒霉。

  前几日酋长钢丝,现在还为了酋长的位子超哥不停,没想到酋长还没选出来,部落先没了。

  一路都没遇到什么有效的抵抗。

  鲟鱼酋长呈横扫之势,将众多小型的部落一扫而空。

  直到碰上一个中型部落时。

  虽然他们依旧以横扫之势将他们拿下,但是却被这个部落走漏了风声。

  鲟鱼酋长没能一招致命,让这个倒霉的酋长有了求救的机会。

  尽管求救并没有用,却也让不少部落有了警惕之心。

  崖蜥酋长听着外面的喊杀声,嘴角浮现残忍的微笑。

  被灭族的那些,都是跟他敌对的。

  他误以为这是沧龙部落亲自出手,为他扫平所有阻碍。

  闻讯而来的盟友们陆续赶到。

  “大家别慌,这是沧龙酋长在帮我们!”

  “真的吗!还是跟着崖蜥酋长好,背后有沧龙部落做靠山!”

  “兄弟,我早跟你说了,只有崖蜥酋长才是我们的依靠。”

  “哎,幸亏当时没听那几个酋长的,不然现在死的就是我们了。”

  盟友们对着崖蜥酋长一阵吹捧。

  这让崖蜥酋长有些飘飘然。

  现在只要等外面战斗结束,他就可以打扫战场,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去接受沧龙酋长的嘉奖。

  正当他得意之际,外面突然冲进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这颗把崖蜥酋长吓了一跳。

  他认得此人,这是自己的盟友。

  “怎么回事?”

  “我们被人偷袭了!”

  “谁?是上龙部落?”

  “不...不是!是鲟鱼部落!”

  崖蜥酋长脸色大变。

  脑子一时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怎么会是?

  他们为什么要来袭击我们?

  “是不是误会?还是说他们没认清你们部落?”

  “不是啊!他们就是奔着我们来的!而且已经有好几个梦由酋长死在他们手上了!”

  崖蜥酋长一下急了。

  “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说!”

  受伤的那人话还没说完,一翻白眼,死了...

  真不是他们不想说,而是没有机会。

  鲟鱼酋长带着人大杀四方,只要是活人都不会从他们手上逃走。

  他又怎么会给别人逃跑的机会呢?

  “快!快!快!把所有盟友都召集起来,准备战斗!”

  不用他说,其他酋长们早就听说了这个消息,都往这边赶来。

  因为此处距离沧龙部落还有段距离,所以这边闹得如此欢快,竟然没引起沧龙部落的注意。

  但沧龙部落不会一直没有察觉。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们早晚会发现这里的变故。

  因此,鲟鱼酋长只能在沧龙部落发现前,强势出手。

  灭在他手下的部落已超过半数。

  一路上他也没遇到什么有效的抵抗。

  果然如林浩所言,他的对手内耗的太厉害,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再往前,便是那个恨之入骨的崖蜥部落了。

  一切的纷争都是从他俩开始的。

  鲟鱼酋长率人攻破他们的方向,直逼崖蜥部落。

  崖蜥酋长脸色难看。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无论发生什么,他必须要打退眼前的敌人,才有机会知道他的处境。

  悄悄从怀里摸出了最后一粒蓝色小药丸放在口中。

  冰凉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

  久违的强大让他充满自信,暗道侥幸。

  幸亏没在前几日的冲突中吃下最后一颗,不然现在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

  随着脚步声响起,鲟鱼酋长果然站在了他的面前。

  鲟鱼酋长已经看出对方无路可退了。

  现在他反而不急着杀死对方了。

  比起杀死对方,他更喜欢看崖蜥酋长在临死前的挣扎。

  “当初强大无匹,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崖蜥酋长呢?还有那个自称跟沧龙部落又特殊关系的崖蜥部落呢?”

  鲟鱼酋长微笑着。

  “我怎么没看见啊?”

  其他人哪能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纷纷出言嘲讽。

  “崖蜥酋长大人,您现在是不是应该仗着自己的实力把我们杀光吗?”

  “对啊,崖蜥酋长,我们这些人还等着你处罚呢!”

  “说话啊崖蜥酋长,你不是背后有沧龙酋长吗?怎么不见他来救你呢?”

  “哈哈!”

  笑声刺激着其他人的脑神经,唯独崖蜥酋长面色平静。

  只要他能把这些人打退,他还是相信沧龙酋长会帮自己的。

  蓝色小药丸来到丹田中,开始发挥着强力的药效。

  小药丸在他丹田炸开,化为最纯洁的力量,助他的实力不断攀升。

  无声中响起一道电光,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明亮。

  这是崖蜥酋长怒火的实质化。

  这一变化把其他人吓了一跳,万没想到崖蜥酋长竟然会强大的这个地步。

  鲟鱼酋长脸色一变,给其他酋长使了个眼色。

  其他酋长会意,将崖蜥酋长包围了起来,而他自己则慢慢退了出去。

  他从崖蜥酋长身上感到了危险的味道。

  没有废话,崖蜥酋长闪电般出手。

  手指上结出一层晶莹的冰花,给他双手带了一双冰凉的坚硬手套。

  拳头落下时,必定带起一片血花。

  惨叫声此起彼伏,

  谁也没想到,崖蜥酋长竟然会强大到这个地步。

  “别让他拖时间,大家一块上!”

  说完这句话,鲟鱼酋长跑的更远了。

  他就是想用人海战术活活累死崖蜥酋长!

  地下的尸首已经摞成一片,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已经接连毙命数十人。

  但是其他人就像中了邪,悍不畏死的朝着他继续冲来。手机用户看本部小说请使用手机浏览器打开,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