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魏影帝

第41章 漏网之鱼(江山不夜千堆雪万点打赏加更)

大魏影帝 庄不周 3688 2020-06-24 18:43

  曹苗摆摆手,让青桃将韩东的行李还给他,让他先回去休息。休息好了,再来谈内丹术的事。

  韩东感激不尽,再拜。从青桃手中接过行李的时候,他打量了青桃片刻,欲言又止。

  青桃冷了脸,转身就走。曹苗很不高兴。这货就算差劲,也不至于如此急色吧,刚入伙就有非分之想?真是这样的话,让他背完锅就收拾掉。

  韩东转身,看着曹苗,神情犹豫。“王子,冒昧敢问,此女是不是姓张,宣威侯府上的女眷?”

  曹苗和青桃都很意外,诧异地看着韩东。

  韩东咽了口唾沫。“若是宣威侯府上的女眷,臣有一事相告,宣威侯府当年曾有一小儿失踪,可能还活着。”

  青桃正在收拾案上的餐具,听到韩东此言,手中陶碗、木勺“当”的一声落地,陶碗碎成数片。

  “当……当真?”青桃面色煞白,冲了过去,一把揪住韩东的衣领,几乎将韩东提了起来。

  韩东吓了一跳,惶恐地看着曹苗。

  曹苗咳嗽一声。“青桃,还有早餐吗,为韩校事准备一些。辛苦了一夜,他想必也饿了。”

  青桃也反应过来,连忙松开韩东,转身匆匆去了。曹苗示意韩东不必紧张,重新入座。阿虎取来了坐席、案几,摆在一侧。韩东入座,心犹不安,坐得很拘谨。

  一会儿功夫,青桃、红杏取来了早餐,为韩东摆上,然后坐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韩东。

  韩东虽然饿得肚子咕咕叫,恨不得先将眼前的早饭一扫而空,可是他还是决定先把事情说清楚。被青桃这么看着,他心里瘆得慌。

  事情也很简单。当年查抄宣威侯府的就是校事署。宣威侯是武将,家中有部曲近千,其中包括数百西凉骑兵,曾发生冲突,具体而言,就是有人打算突围。不过校事署准备充分,完全掌控了局面,趁机大开杀戒,又在府中实施劫掠,发了一笔横财。

  可是后来清点人数时,发现百密一疏,少了一个人:张泉的小儿子,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不见了。

  负责此事的校事没敢声张,私下里派人寻找,几天后,终于在府外的水沟里发现了一具男童的尸体,年龄与张泉的儿子相当,身上穿的衣服也有宣威侯府的标志,这件案子就算结了。

  过了几年,校事署内讧争权。有人提出,当初发现的那个男童虽然与张绣的儿子年龄相当,衣服也对得上,可是尸体泡得发胀,并不能确认。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疑点,张泉的儿子当时五岁,还没开始换牙,发现的男童尸体上却差两颗门牙,年龄显然要大一些。

  这件事因争权而起,权力一定,这件事就没人再提了。韩东当年刚刚入署,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只是听人说起,留下了一点印象。上次来雍丘王府,青桃被鞭打责罚,韩东对她有点印象,回洛阳之后,特意查了她的情况,得知她是张泉的女儿,这才想起那件事。

  韩东再三声明,这件事是他听来的,是不是真的,他并不清楚。

  曹苗没说什么,青桃也低下了头,一声不吭。

  韩东有点后悔,这件事办得太鲁莽了,应该再查一查,多了解一些情况再说。他埋头喝粥,也不管粥是什么味道,烫不烫,一口气喝得干干净净,起身告辞。

  “韩校事,你若是方便,麻烦你查一查那件事。”曹苗淡淡地说道。

  韩东连声答应,拱行行礼,匆匆下了堂。出了门,他才放慢脚步,一边抠着牙缝里的肉丝,一边回味着曹苗刚才的话,心生疑惑。这顿早餐本来是没有的,完全是因为他提到青桃的家人,曹苗才赏了他一顿早餐,刚才又那么客气的拜托他,未免过于郑重。

  难道青桃不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女?

  正当韩东若有所思时,几个防辅吏迎面走来,领头的一人见韩东满头满脸的红包,忍不住笑了一声。“韩校事,你这是执行什么任务去了,被蚊子咬成这样?雍丘的蚊子大,咬人狠,你可千万别挠,万一挠破了,会死人的。”

  其他人也看到了韩东的模样,跟着大笑起来。王泰被杀,重大嫌疑人韩东却安然无恙,让他们对校事的恶感又增一成。平时不敢吱声,今天有机会取笑韩东,他们当然不肯放过。

  韩东瞥了一眼,认出那人正是王泰身边的亲信王吉,顿时火起,飞起一脚,将王吉踹倒在地,随即扑了上去,拔出半截长刀,压在王吉脖子上,寒声道:“怎么,校事办差,还要向你汇报?”

  王吉被冰冷的刀锋压着脖子,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多嘴,连声求饶。

  韩东哼了两声,慢慢起身,见王吉裆部已湿,低头一看,自己的脚上也有一些,说道:“晦气,惹了一身臊气。”说完,昂首挺胸的走了。

  王吉爬了起来,心有余悸地看着韩东的背影,恨恨地骂了两句。

  ——

  青桃敛手跪在曹苗面前。“婢子失态,请王子责罚。”

  曹苗暗自叹息。刚才失态的何止是青桃,他也有些乱了方寸,最后不该委托韩东追查宣威侯府的事,至少不应该这么急,甚至一开始就不应该留韩东吃早饭。

  这很可能让韩东看出破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事已至此,还是想想怎么补救吧。”曹苗说道:“你在府里散播一些消息,就说你侍寢受宠,只是不留宿。韩东在府里应该没太多耳目,应该不会识破。”

  青桃脸上飞起两抹绯红,嚅嚅地应了一声,神情不太自然。

  曹苗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又问道:“青桃,你说,韩东刚才说的非分之想,究竟是指什么?”

  青桃倒是没有想太多,应声答道:“他指的应该是夺回帝位,雍丘王登基,王子为太子。”

  曹苗恍然,却还是有些不解。“这就是非分之想?一点可能也没有?”

  青桃点点头。“王子,虽说韩东粗鲁无知,可是这件事,他却说得对,这就是非分之想,而且一点可能也没有。王子若有此念,只会自寻烦恼。”青桃咬咬牙,又道:“徒惹无妄之灾。”手机用户看本部小说请使用手机浏览器打开,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