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王爷你的师父掉啦

【615】番外(一)

王爷你的师父掉啦 缁衣韩九 4050 2020-06-25 01:17

  宋离月坐在御花园里,了无生趣地看着荷花池。

  亭亭的荷盖翠绿,荷花粉嫩娇美,夏风微拂,荷花的清香盈满四周的空气。

  “主子,算算日子也就是这两天了,你怎么郁郁寡欢的。”玉虎拿着扇子在一旁给小心扇着,“圣上这两日把奏折都搬回来批阅了,要是知道奴婢趁他被军机大臣叫走,偷偷带你跑出来,奴婢肯定又要挨骂了……”

  对于四周的一切都置若罔闻,宋离月愁绪满面地长长叹了一口气,抚上自己的肚子,叹道,“玉虎,你说我这一胎是不是个女儿啊?”

  “阿娘!”

  “阿娘!”

  两道清脆的童声传来,宋离月脸上神情一僵,立即换上了慈爱的笑,眉眼温柔地看着两个个头年龄都相差不多的小人儿跑了过来。

  大的孩童大一些,眉眼很是漂亮,肤色白净,粉雕玉琢一般。一身亮蓝色的衣袍穿在身上,发髻很是整齐,小小的眉头微微蹙着,一副小大人模样,显得很是老成。

  小一些的孩童则是调皮了,眉眼和宋离月有七八分相似,唇红齿白,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煞是漂亮,小小的唇总是挂着笑,未语先笑,很是讨喜。

  “景恫,景奕……”宋离月怜爱地看着两个孩子冲自己奔过来。

  玉虎怕两个孩子碰到即将临盆的主子,忙伸手把两个小皇子揽到怀里,笑着说道,“两位小殿下,你们的阿娘现在抱不了你们,玉虎姑姑抱抱如何?”

  两个小娃娃一左一右地抱着玉虎,异口同声说道,“好啊。”

  是的,预言只能生女孩子的西陵圣女,在宋离月这里彻底被打破了。

  一连生了两个都是儿子,西陵那边望眼欲穿,眼巴巴等着下一任圣女出生,所有的赌注都压在宋离月这一胎上。

  宋离月本来不想再生了,可自己很喜欢孩子,也很想有个孩子可以陪在自己阿娘身边。看着软萌可爱的孩子窝在自己怀里,她真的是怎么疼都疼不够,大黎的圣上为此吃醋吃得经常闹脾气。

  徐景恫是老大,像了徐丞谨,最得宋离月的喜爱,看到他像是看到徐丞谨的小时候。小小的人儿很是聪慧,也很轴,要去做的事情非是要做好的。才三岁就跟着师傅把字写得有模有样,这让五六七八岁时还在玩泥巴的宋离月很是汗颜。

  老二比老大小了一岁多一点,却是十足十的淘气顽皮,模样像极了宋离月,对于男孩子来说秀气了些。徐丞谨抱着自己的小儿子也曾经感叹自己这个小儿子简直就是照着千年的祸害长的。

  本来徐景恫的出声,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一开始准备的襁褓小衣服都的女孩子的,生下来却是个粉雕玉琢的小皇子,乐坏了整天操心皇嗣的一群老臣。

  西陵对于圣女生了一个儿子,不是很热情。送来贺礼的时候,委婉表达了希望宋离月再接再厉再生一胎。

  徐景奕出生的时候,亲自送来贺礼的是白玲珑。

  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这般辛苦,白玲珑提意要不就把老二抱回去当女孩子养算了。

  宋离月舍不得,尽管徐景奕出生的时候,额际就带着葶苎花花纹。

  看着自己这两个如花似玉灵动可人的小娃娃,宋离月很是满意。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她的孩子,都是她和自己最心爱的人的骨血。

  “景恫,景奕……”

  两个孩子缠着母亲玩得正欢,忽然听到一道低沉的男声,立即收敛,乖乖地站在一边,齐声喊道,“爹爹!”

  徐丞谨背着手,缓步走了过来,“你们又来找阿娘?”

  两个小小的人儿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没有。孩儿有事,先行告退。”

  说完,规规矩矩地把小手举起来行礼,然后双双落荒而逃。

  徐丞谨走到宋离月身边坐下来,很是纳闷地看着那两道小小的身影,“小小的孩子能有什么要紧事?”

  宋离月看着自己的夫君坐到自己身边,很自然地给她揉着酸疼的腰,笑着偎到他怀里,“他们当然没事了,还不是避着你。”

  “避着我做什么,天底下还有我这般慈祥的爹吗?”徐丞谨哼道,“我都很少说他们,怕我做什么。”

  徐丞谨做爹爹真的是没话说,孩子淘气一些,他也不生气,只要是他们感兴趣的事情,基本上都赞同支持。徐景恫学写毛笔字的时候都是他这个日理万机的父亲大人一笔一划手把手地教着。老二对写字读书不是很有兴趣,徐丞谨去骑马射箭的时候总是会带上他。

  至于原因……

  两个孩子绕过一处墙角,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往自己住的宫殿走去,都一反在爹娘面前的乖巧甜腻模样。

  走在前面的是徐景奕,他手里拿着一截小小的树枝,一会儿敲敲这个,一会儿跳起来打打那个,要不然就是当作剑或者棍,反正就是一时不闲着。

  秀气的面容,因为额际浅淡的红色花纹,总是带着几分无言诉说的妖魅,偏一双眼睛无比的清澈明亮,一颦一笑总是带着那么几分狡黠。

  跟在他身后的是徐景恫,他背着手,很是老诚地缓步而行。

  高束的发髻,规矩地束上玉冠,俊俏的面容虽然稚嫩,但骨子里透着那么几分清冷。

  “哥,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徐景奕很是无聊地说道,“阿爹就不能把阿娘让给我们一天吗?”

  谁能想到大黎的圣上整天就是和自己两个儿子争宠。

  徐景恫已经习惯了,也不抱任何希望,“你如果能比阿爹会撒娇,让阿娘爱你比爱阿爹多,阿娘就是你的了。”

  徐景奕缩了缩脖子,“算了吧,阿爹的段数可不是我能比的,他可是千年的狐狸。”

  对这一点,徐景恫很是赞同。

  可千年的狐狸,还是逃不过自己命中注定的猎者。

  ***

  夜里,宋离月一直睡得不安稳,身子笨重是一方面,她还一直都被梦给魇住了。梦里出现了了很多人,有策马奔腾的承州,有和她一起爬墙头偷偷潜去永乐公主府的慕清光,有临风而立看不清容颜的徐宁渊,还有提着灯笼含笑的慕邑……

  迷迷糊糊睡得不是很沉,宋离月正欲醒来,忽然,身子一沉,似乎被某处力量拉扯到一处深雾弥漫之处……手机用户看本部小说请使用手机浏览器打开,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