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打穿steam游戏库

第890章 如坠星彩

打穿steam游戏库 岚德鲞 3218 2020-10-22 00:02

  收藏本站不迷路 “打穿steam游戏库 珈蓝阁” 最新章节实时更新!点击屏幕有更多功能呦!

  第二天,不出所料,九色鹿大士现身的新闻上了热搜。

  鹿正康和青宁子本人对此都一无所知,毕竟还没钱买手机呀,信用卡额度就那么些,他俩都想着省点用。

  只是吃早饭的时候,观音大士对他偷乐的模样很古怪,到了公司后,还是小玉和烈烈告诉了青宁子,再由青宁子转告的鹿正康。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界的凡人们很适应周围出现神仙妖怪的事情,只不过,九色鹿这种级别的咖,不怎么常见,而且很多人觉得九色鹿是虚构的——真要说的话,这个世界的人,以前对九色鹿的记载很少,所以才有这个判断,像观音大士,地藏菩萨他们,知名度高的就不会被误会。

  鹿正康在听别人说九色鹿是假的,心里感觉怪怪的,毕竟他曾生活在一个没有神仙的世界。现在人口中真实的神仙那也是假的……

  只能说一句有趣。

  生活还在继续。

  很快,周末到了,这是鹿正康二人上班的第一个假日,公司也是一周上五天班,很清闲了,毕竟弥勒佛的产业,不怕破产的他对员工也很宽容。

  观音大士收拾收拾准备下班,这时候又跑来问鹿正康,这周末有何打算,假如无事可做,那就一起来参加一个迎新聚会。一周里,公司多了四个人,准确的说,是两个妖,一个人,一个菩萨,还是很值得聚一聚的。

  这样的聚会还会有很多次的,鹿正康欣然应邀。果然是很舒适快乐的一次聚会。

  应该说,这个世界就是很安静很祥和的,观音大士告诉他,这个世界是大罗金仙们的基本盘,由数万大罗共同打造,储存了他们的人格记忆,这样在他们被道化后依然能很快复活。

  鹿正康心想这整挺好,就是不知道那个鹿缘菩萨,有没有在这个世界掺和一脚,想必是有的,毕竟他现在的身份九色鹿就是量身定做。

  日子过得平静,他能感应到外道身,两界的时间流动也不一致,天苍界会快许多,小弟子楚人杰已经快抵达东海,倒是昆仑宫和青莲剑宗发现他们两个得意弟子失去联系,颇为着急,已遣人往异界裂缝探寻。

  鹿正康和青宁子打算在这个世界安居一段日子,等到赤天魔染天苍界再回去。青宁子觉得自己实力不济,因此常向这里的几位神仙请教,平日里接触比较多的就是弥勒与观音,青宁子还笑自己佛缘不浅,当初也是在澄心庵里第一次见到鹿正康。

  周六下午,聚餐结束,很清闲,青宁子在客厅沙发躺着看了半天的《西游记》,吃过晚饭后,从电视上看到火车,她想看看火车,鹿正康骑着佛动力小车一路跑到郊野。

  这个时代的城市虽然广大,可依旧只是自然界里一座座孤岛,鹿正康见过那种很辽阔的城市,高楼大厦和硬化路面就像是星球生长出来结构一样,体量大到变成一种既定事实,乃至把人青睐自然的基因都剥离掉。

  在四下无人的春日的傍晚,鹿正康把车停在轨道边,青宁子站在这黝黑发红的铁轨旁,用惊奇的神色打量着这些简单的结构,她宽敞的道袍一路垂到脚边,鹿正康见到她衣摆覆盖着枕木下的,被太阳晒得透白的碎石块。她踮脚踩在铁轨上,脚掌纤细,这一掌宽的轨道在她皂白绣鞋的两侧还露出了几寸铁綪,青宁子慢慢往前走,张开双臂,虽然并不摇晃,可却有小心翼翼的情态。

  慢慢走,春天植物都萌发绿意,虽不如夏日浓烈,可也很舒展了,天边的夜色开始侵染,朦胧已有星辰露出端倪,一轮弦月早早挂在半空中,受西垂到天际群山之下的日轮照耀,还发出惨淡的白光,忽得也不知是何等的机缘,漫天的光都呈现出迷蒙的红,通透极了,一切都通透,一切都红痴痴的。鹿正康侧头关注着青宁子,他的青宁子站住脚步,对着西面的火烧云与灿烂的金色晚霞招手,在铁青又绣红的铁轨上蹦跳。

  他们慢慢走,前方有一个朴素的村子,十几岁的放牛的孩子一手举着手机拍风景,另一只手轻轻抚摸身旁漆黑水牛的坚硬皮毛。

  青宁子转身也看到那孩子,他们相隔很远,但青宁子看到水牛温顺的目光,两颗黑溜溜的硕大的牛眼睛里倒映着西霞,仿佛沁出热泪来的光。同样水牛身上热烘烘的臭气也弥漫着,草木的清香,土壤里微生物释放的臭味,虫子的臭味。

  鹿正康知道她想什么,他只是叹了一口气,一转身化作九色鹿的模样,青宁子欣喜,轻轻从铁轨上跳下,搂着他硕大的头颅,亲吻他额头洁白的毛发,“阿鹿,我要你背着我。”

  “好。”

  当她跨坐在脊背上,鹿正康能感觉,感觉到她道袍长裤下微凉的肌骨,青宁子的重量,她的存在,她热乎乎的腰腹传来的温度,实实在在的。动物的皮毛是衣物,人类的衣物是皮毛,皮毛摩挲着,就好似把神经节的末梢串联起来,他们感同身受。鹿正康能背负着一个女人,她存在,确实是真实的,她就像一个担子,现在变得有了形质,让空乏的鹿正康感到舒适。

  青宁子没有说话,她趴伏在鹿正康的脊背,高耸的,洁白如同雪峰一样的脊背,天边的晚霞不如他明亮,月色不如他洁白,星空不及他美丽,就好似是一切心甘情愿追逐的事物的具化实体,阿鹿,她低声心语,没有说出声来,可他一定知道的。青宁子感到自己仿佛是在云中轻柔地飞舞,而不是趴伏在爱人的脊背,他的脊背是天空一样,皮毛如云彩。

  天越来越阴沉了,九色鹿载着神女,轻轻路过朴素的村庄,他对路旁放牧的男孩轻轻眨眼,那温顺的水牛跪伏在地,全心全意。九色鹿的蹄子叩打铁轨枕木下的碎石,哒哒,哒哒,一声声,是玉磬交击,男孩听闻着,流下泪来,身旁的水牛发出长长的,悠扬的哞叫,仿佛是夜的号角,只一瞬间,天色红彤彤的光消散了,太阳到地平线下的另一端去了,月亮与星辰主宰天空,黑暗与灯光主宰大地。

  原处的火车驶来,在路过那美好的神鹿与神女身旁时,这数百人都目睹了此生唯一的奇景。

  仿佛是落在大地上的轻柔的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